北觅

主漫威,银魂,口味杂,求勾搭。

懒癌复建系列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哈哈哈哈哈

小神乐世界第一可爱!!

不接受反驳意见!!

((装作字是银桑给小神乐写的样子

((没看见我用的是银色笔吗

((咦这样一想还挺带感的

((会偷偷画小神乐的萝莉控银桑

((哈哈哈哈哈有点想写

【陶白陶】经年如故

由一句话引发的脑洞
白陶陶白无差注意
他俩甜到螺旋爆炸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人称注意
作者已疯注意哈哈哈哈哈哈

“白舟老师,这是学校新来的体育老师,你带他去参观一下学校吧。”

   白舟曾经想象过自己再次见到陶西这个傻逼时会是什么场景。

    也许是陶西重新振作起来在球场上叱咤风云时自己坐在看台上欣慰落泪,也许是自己终于忍受不了陶西的沓无音讯冲到了他爸公司询问他的下落,甚至想过自己和陶西在超市里选购同一包薯片时不期而遇这样的狗血剧情。

    但是在这千万种想象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场景——

    陶西这个混蛋顶着一张一如既往的贱兮兮笑脸冲他打招呼。

     “哎呀小白这可真是巧了,好久不见啊~”

    白舟这才反应过来,好没气的翻了个白眼,“你来当老师?你这是来误人子弟的还是来毁人不倦的?”

    陶西嬉皮笑脸的上来勾肩搭背,“小白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嘛,和你讲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园丁,为祖国的花朵好好施肥的。”

    白舟顺着他的力道向外走,闻言挑挑眉,“是是,我看你就是最有效的农家肥。”

    “哇小白你居然这样说我!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有新欢了!”

    “哪能啊,先不说我有没有新欢,你说我什么时候爱过你嗯?”

    就和以前每个闲暇的午后一样,陶西迈着他的小短腿跟在白舟身后,张牙舞爪的满嘴跑火车,而白舟走在前面有一句没一句的怼着陶西,好看的眸子弯着,唇角带笑。

     他们很有默契的,对那场堪称惨烈的分别绝口不提 。

    出了校门,陶西看了看时间皱起眉头“小白啊,你有空没?”一旁的白舟刚刚打开车门“有啊,怎么了?。”

    陶西眼睛一亮,随后竟然破天荒的扭捏了起来“那你能送我去个地方吗?”白舟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话音还没落陶西就已经死皮不要脸的钻进了车里,还特自觉的摸出了白舟的墨镜带上“你看你老说我不要脸,我和你客气一下你还不愿意了。”

    白舟无声的叹气,发动了车子“去哪?”陶西大手一挥指点河山“去幼儿园!接果果!”

    白舟一懵,“陶西你动作很快嘛,孩子都有了。”

    陶西也一懵,反应过来以后照着白舟的脑袋上去就是一巴掌“你想什么呢,亲戚家的小孩让我带而已。”

     白舟揉着自己的后脑,心下却是松了口气,也不说话,就是默默开车。

     这下反而是陶西怂了,小心翼翼的凑上去看白舟的脸色“小白?生气了?我也没用多大劲啊?”

     结果这一探头就看到了白舟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陶西放下心来,开始有心思研究白舟的车,摆饰和香气都一如既往,仿佛什么都没有变过。就连车上放的歌都还是一如当年,白舟喜欢的纯音乐放罢,下一首就是陶西偏爱的摇滚乐。

     就好像这几年他们从未分离一样。

     可是确实是已经有些不一样了啊——

     陶西垂下眼,墨镜藏起了深沉的眼神,一抬眼又是嬉皮笑脸“小白啊,我和你说,你的歌单都过时了!”

    白舟眼皮也不抬,“那行,你最近听什么歌给我拷一份儿,让我更新一下我这个【过时】的歌单。”

     “好嘞!”陶西的声音听起来兴高采烈,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陶西把笑意藏在眼睛里,掩在墨镜后面。
    经年不见又如何?有些人,有些习惯,永远都不会褪色。

     【就算褪色了,重新染回来就好。】

     【白色嘛,很容易染的。】

哈哈哈哈哈哈只有我一个觉得相亲的时候
安主任看小白的眼神基本就是在说

【看!就是这个基佬!还骗婚!】

解释过以后又变成了

【还说不是基佬,你俩都可以去亲同一个女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故人不堪留啊

留不住呵

路边的白毛你不要捡

原创人物视角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OOC到突破天际注意
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2333

     我是在木叶外的森林里捡到这个看上去就很废柴的颓废白毛的,当时他虽然并没有受伤,但很明显的累成了一条死狗。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废话,我好歹也是上过忍者学校的人,查克拉枯竭是个什么情况我还是知道的。

    虽然我并没有成功毕业吧。

    啧,辣鸡学校吃枣药丸。

    事实上把他捡回去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为后悔的事,之一。没有之一的是在我家那个死老头的假哭攻势下,继承了我家的祖传生意。

    这是我一生的悔恨啊!

    走题了,接着来说那个废柴白毛,自从我捡到他之后,他就死赖在我家,蹭吃蹭喝蹭小黄书。

   这就算了,不能忍的是他一个蹭吃蹭喝的人还极度挑食,一个蹭书看的人还敢嫌弃老子的品位。

   卧槽老子就是喜欢贫乳怎么了!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啊!我也知道亲热系列好看啊!这不是作者断更了嘛!

   说真的,如果这样的人都能从忍者学校毕业并且升上上忍,那我觉得我离火影之位也不远了。

   所以说辣鸡学校为什么不让我毕业!

    我们大木叶在战后基本算是第一忍村,所以别的忍者来探视也不是什么不平常的事件,而我家店又在村子外围,我为村子做贡献,把普通忍者驱逐掉也不是第一次了。

   毕竟之前的鹿久大人和现在的鹿丸大人给的报酬都相当不错。

   但是我捡回来的这个废柴白毛他不知道啊!外村忍者日常来袭,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准备出去做周常任务,然后白毛他一把扯住我。

   “躲进店里别出来。”

   我眨了眨眼,反手扯住他,一脸语重心长“不不不,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去店里乖乖躲好,看爸爸我怎么收拾他们,你个被弟子暴打到被我捡回来的废柴白毛不要添乱。”

    白毛傻了,白毛呆了,白毛一脸复杂的看着我一身轻松的走出去,然后神清气爽的拖着三个草忍下忍回来。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我是谁?”

   …卧槽???这个语气,难不成这个白毛是个大人物??

   我眼神飘移,“啊,这个,那个,啊对对,你不就是那个谁嘛,那个谁!”

   白毛无奈的连毛都颓丧的软了下来,“不用装了,我看你是真不知道。”

   我摸着后脑啊哈哈哈哈哈,低头继续打包草忍三人组。

    不管你是谁,明天鹿丸大人来提货的时候我都会知道的。

    毕竟鹿丸大人可是号称看过剧本的男人!
    。
    。
    。
   等等???认真的???
 
    我捡回来的这个白痴废柴颓丧白毛是前任火影???

   这个被弟子暴打到查克拉枯竭的无脸怪是六代目火影???

    等等是六代目的话还真的有可能。

    毕竟他的查克拉是出了名的少。

    弟子也是出了名的彪。

     不过这样的人都能当火影,木叶要完啊!

   鹿丸大人提着草忍三人组,顺便把六代目打包带走,冲我点了点头“一如既往的辛苦你了,天枢。”

    我下意识的接话“不辛苦不辛苦,人人为木叶,木叶为人人。”
   
      等等,我猛的回神,扯着嘴角笑得很无奈“鹿丸大人,那个名字您是从您父亲那里听来的吧。我早就不用那个名字了。”

    鹿丸大人懒散的拖着步子往外走,“是是,知道了,衡桑。”

    白毛,啊不,六代目朝我挥了挥手,把唯一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笑成新月“呀,再会了,衡。祝你生意兴隆啊。”

   “呃…”

   我有些尴尬的骚了骚脸颊,以及我确定了,白毛这几天绝对只是在混吃等死,木叶要完啊!

   “虽然你这样说我是很高兴了,但是对于我家店来说,永远生意寥寥才比较好。”

   我指了指店门口的牌匾,木叶第一棺材店几个大字熠熠生辉。

论古龙风的错误运用 2

【“老板,来一碗拉面。”

黑衣男人携带着风沙走进饭馆

“什么面?”

“我要一碗豚骨,一碗海鲜,一碗味增。”

老板手上动作一顿,缓缓抬头

“客人,这面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黑衣男人屈指扣了扣桌面,似笑非笑。

“如果我非要吃呢?”

老板挑眉

“那就请随我来吧。”】


   小樱嘴角抽搐,“那是什么状况???”
  
  鹿丸死气沉沉的抬头看她“鸣人读了从东方流传过来的一本小说后,就一脸兴奋的把暗部的暗号改成了这样。”

“卡卡西老师和你就这样随着他胡来???”

   鹿丸叹了口气,“你以为我能管的住七代目大人吗?”

“呃…那卡卡西老师呢?”

    鹿丸看上去更生无可恋了,有气无力的抬起手指着另一个情报据点“那边是六代目大人直属的部队,你自己看。”

“老板,来一条秋刀鱼。”

【穿着绿马甲男人携带着风沙走进饭馆

“什么鱼?”

“我要一条盐烧,一条干煎,一条酱烧。”

老板手上动作一顿,缓缓抬头

“客人,这鱼可不是谁都能吃的。”

男人屈指扣了扣桌面,似笑非笑。

“如果我非要吃呢?”

老板挑眉

“那就请随我来吧。”】

“…………”

小樱觉得自己无fuck说

“事实上六代目看到了也觉得有趣,就符合自身实际化用了。”鹿丸面无表情。

注:此梗来自楚留香传奇中的一段

【“来一碗蹄花面。”

“一碗金花,一碗银花,一碗珠花。”】

论古龙风的错误使用1

不知何处而起

“我要走了。”

“或许。”

“你要拦我?”

“或许。”

“你拦不住我。”

“或许。”

火影六代目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慢悠悠的眯起眼。

“鸣人,佐助又要跑了 。”

接你回班

有木:

为688打call!!!!!!
为这日天日地的乒乓球队!!!
★注:本篇同人文有孔教练,不理解的人可以选择离开不看,孔是我心头白月光,别人碰不得也伤不得的。
借用微博上面的一句话。
[cp]@中国乒乓球队粉丝俱乐部: 这个班所有的男生都出去打群架了,并交代女孩子们留在教室好好上课。[/cp]






是副班主任先出的事。


那些人拿着副班主任去澳门旅游赌博的照片停了他的职。


总爱和副班主任分零食的小姑娘们窝在宿舍里,有的小姑娘没忍住,自己在被窝里摸了眼泪,不过一会就听得整个宿舍里都是抽泣的声音。


男孩子们也气不过,他们有的想要跟年级主任评评理,他们的班主任把一张脸绷得紧紧的,“不许去胡闹,主任也有主任的难处。”







男孩子们窝了口气在胸腔里,没处撒,只能认认真真地和女孩子们准备与其他班级的考试,有人说是要在比赛上考爆别的班,给副班主任瞧瞧,别让他瞎操心。班主任就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下,注意班与班之间影响,他也就那么调侃了一句。


班主任每天也没闲着,白天认真的教孩子,晚上认真的分析现在的情势。


分析了三四宿,班主任啪的把笔往桌子上一摔,他骂,狗儿子,真他妈的行。


班主任从来没有撒手不管这些孩子,他认认真真的每天早起监督学生做习题,他每天六点起床,饭也吃不上几口,和自己的宝贝女儿们每天见不上几面,班主任曾经和副班主任诉苦,他一边笑着,一边说,这帮小兔崽子,这叫个什么事嘛。





班主任咬着牙,手底下是学校发烫的电脑屏幕,他说,咱们班这么厉害,根本不怕这新来的年级组长作乱。


男孩子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有的喊了出来,老师你放心吧,我们把他们都考爆。女孩子也不示弱,她们叽叽喳喳的说要考一个很优秀的成绩,让学校再把副班主任请回来。


班主任欣慰的笑了,他说,可不能掉以轻心,去,每人再加练三张卷子。


男孩子们没嚎,他们从座位上起来,一个不服一个的去前面讲台上面拿卷纸,女孩子们在后面卯了劲去争。
班主任看着那帮往前冲的孩子。


他说,
这就是我的班。




后来在班级里专门看着刺头的老师不再教刺头了,他每天看着小姑娘们答题,小姑娘们怯生生的问他,老师,我们副班主任什么时候回来呀。


老师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光头,他说,他一直都等着你们呢。







再后来是班主任出事了。


新来的年纪组长笑呵呵的对他说,你这么有前途,该升官了,做个副年级组长,前途无量。


班主任看着手里的一纸调令,他想当着学校这么多领导的面,把这张调令撕了,指着这条老狗的鼻子大骂。


他又想起了那些拼命做题的傻小子们。
他拿着那纸调令,他说,谢谢学校栽培。





孩子们是考试的两天前才知道这件事的。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有的女孩子干脆哭了出来,男孩子们也不管什么班规了,张嘴开骂,班级里混乱做一团。


班主任敲敲黑板,班级里静了静,他向这帮孩子挥了挥手,走出了教室门。


班主任什么也没带走,连一张奖状的照片都没有拍,也没有和孩子们和一次影,他把一切都留在这了,十四年的光阴和心血,对这个班所有未来的期望,他都留这了。


他自己一个人走了。



学长们围在办公室里愤恨地拍着桌子,办公室里吵闹起来,可是班主任只是自顾自的收拾自己的桌面,他说,平日里太忙了,满脑子都是那帮小兔崽子,连桌面都来不急收拾。


学长们站在一边,看着班主任桌面上堆着的孩子们的作业。





临时来的班主任恶狠狠的威胁学生们好好考试,说要做一个很优秀的成绩。


但孩子们梗着自己的脖子,他们都是真英雄,没有一个低下了头。







班主任没说什么,不代表那些付出过的人真的不在乎。
学长们和原来的老师带头给学校写联名信,年级组长发狂了,他撕了信,断了班级与外界的联系,学校也不许传出来一点这样的消息。


可这种东西是藏不住的。
这东西回一传十十传百,以星星之火的姿态,燎起整片荒原。






考试还是要继续,学校里被很多人喜欢的男孩子伤了腰,考试途中病痛发作,他捂着自己的腰对班长说,哎,你看过冲锋号么?现在我这个排头兵不行了,要倒下了,班长,你得带着所有人冲出去呀。


班长奶白的脸上从没这么狰狞过,他看着班级里的学生们。


我们的老师被陷害了,我们的同学要我们冲出去,我问你们,我们走不走。


个子高的男同学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说,师兄,咱们得杀他一条血路出来。


胖乎乎的小男生也站了起来,考他妈的什么试,走,我们都不考了,看他怎么办。







考场上,有的人把笔放下了,他对对面的老师鞠了个躬,他说,对不起,我不答了。


老师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男生说,我要去接我的老师回班了。







男孩子们放下了卷纸,有的把笔摔倒了桌面上。动静很大,像是摔杯为号的暗语,这个班里的每一个人都站了起来。


每一个考场都有人走了出来,他们有的狂傲不羁,有的哈哈大笑,每一个人,每一个站出来的人,他们都是不后悔的。





女孩子从窗户里探出头来,你们要去干嘛呀?


班长说,我们要去打群架,去接老师回来。



有女孩子也要跟上的,却被男生一把按住了,他们用一种很男子汉的气概说,我们男孩子去打群架,你们女孩子在班里好好念书吧。





班主任的新办公室门被人推开了,班长站在最前面,腰伤的孩子用手撑着旁边的桌子,平时嘻嘻哈哈的孩子一脸严肃的站在右后方,眼睛很大的孩子站在班长的后面,胖乎乎的孩子和很努力的孩子站在一起,那两个脾气火爆的学长挤了进来,已经同事了十多年的两个老师也现在班长的两边笑着看他。门外还有很多的孩子,他们把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说,走啦班主任,我们想你了,接你回班。









后来有人问班主任为什么不给自己留点念想。


班主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不用,我知道他们会来找我的,我也知道我会回去的。

只言片语

和一个男粉玩耍的时候写来逗他的23333
自我感觉挺有趣的233
扔上来存个档
全程第一人称注意

我是一个追星狗括弧性别男

喜欢薛之谦已经很多年了

嗯没错

我是一个追男星的男粉

别问了我不是基佬

什么你问我薛之谦要艹粉去吗?

我是那种没有节操的人吗?!?



都他妈放着我来!!!

薛之谦我爱你啊啊啊啊!!!!

我已经爱了他很多年了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也会爱下去

虽然我做梦都想和谦谦说句话

但是这个情况我是真的没想到的

他在舞台上光芒四射

背后的大屏幕上是我一张蒙蔽的脸

这个环节是告白偶像

作为一个男粉

我该不该在万众瞩目下嘶吼出心声

[我爱你薛之谦我要给你生猴子!!!]

总觉得一说出口我的取向就会发生微妙的改变

在线等

挺急的

许愿瓶

突然诈尸
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评价
最重要的是
求漂亮小姐姐勾搭Qwq
我想扩列qwq

童话三十题之许愿瓶

    很久很久以前,勇者大人将一个名为白夜叉的极恶的恶魔封印在瓶中。

    在勇者大人去世之前,他留下了一段遗言。

    “千万不要放出瓶中的恶魔,否则………”

     就像是一切故事的开始一样,老勇者当然没有说完最后一句话,就迫不及待的去见了上帝。

    当然,如果他说完了,就没有接下来的故事了。

    被关在瓶子里的第一年,白夜叉这样想

    【啊啊啊啊啊啊放我出去啊啊啊啊银桑我需要糖分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第十年的时候,白夜叉则是这样想的。

  【嗷嗷嗷嗷谁都行啊来个人把银桑我放出去啊我给你三百日元好不好】

    而第一百年的时候白夜叉趴在瓶死命的拍地。

    【据说名侦探○北都完结了银桑我还被关着啊啊啊啊啊死老头不就是偷吃了你一碗红豆饭至于关我一百年吗?!?!】

  【来个人放银桑我出来银桑我以身相许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许多年过去了,白夜叉,不,坂田银时依然没被放出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阿银我要毁灭这个世界啊!!!!!!】

  【阿银我不管了谁要是放我出来老子就第一个毁灭他啊!!!!】

  【都给银桑我臣服在甜食的恐惧下吧!哈哈哈哈哈哈!!!!】

   当他重见天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蔚蓝如海的眸子。

   人小丫头特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随之把他置之脑后。

   “啧,什么玩意儿,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白高兴了。”

     坂田银时火冒三丈“诶我说你这个臭丫头有没有点见识?!?银桑我可是甜食大魔王!!随随便便一挥手就能给你一辈子吃不完的甜食!!你还敢嫌弃?!?”

    神乐眨巴眼,一派天真无邪“什么是甜食?比醋昆布好吃吗?”

    坂田银时一愣,心里有些莫名“……你没吃过甜食吗?你爸妈没带你吃过吗?”

    神乐耸耸肩,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水面上“我爸妈早就变成天上的星星了,混蛋老哥离家出走了,家里就我一个。”

    “反正甜食肯定没有鸡蛋拌饭好吃,所以你肯定没什么卵用。”

    坂田银时再次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好好好,银桑就带你这个没见识的穷酸丫头尝尝什么是甜食!给我臣服在甜食的石榴裙下吧!!!”

    等她知道了甜食的伟大我再毁灭她也不晚。”白夜叉如是想。



“银酱,我还是觉得醋昆布好吃诶。”

  “什么?!?臭丫头你真是穷酸惯了,草莓牛奶才是神好不好?!?”

   “……别这样看着我!!这样是没用的!”

   “……好好好!吃!银桑给你买!别这样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万岁~银酱你最好了!”

【等她吃好了再毁灭世界也不迟】



“银酱,冬天到了诶。”

“嗯,你的棉衣,试试好不好看。”

  【啊—毁灭世界这么艰巨的工作还是交给别人干吧,少女[媳妇]养成计划都已经够麻烦了啊——】

    恶魔红色的的眼眸温暖,远处少女略略抽条的身段窈窕。

【快长大吧小神乐,阿银为了你可是连世界都不毁灭了啊。】

“银酱!快来看!”

“来了。”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孤寂的恶魔放弃了毁灭世界,因为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少女也终于幸运起来,有了自己的万能许愿瓶。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当然,没人知道当年老勇者只不过是想说。

———“否则他又该来偷吃老子的红豆饭啊!!!!”